今日中国江苏专刊网

南京儿童医院:守护生命健康 甘做“拼命三郎”

去年,南京一位儿科医生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值班表:连续4天,要么白班加夜班,要么总值班,平均每天工作13.5个小时。有网友调侃称其为“金霸王电池”。其实,这一称呼远不能概括儿科医生的工作强度,特别是在有着62年历史的卫生部首批三甲医院——南京儿童医院,平均每天门诊量4000人次、峰值可达每天8400人次,为缓解暑期“患儿潮”压力,医院在省内首开夜间门诊。

南京儿童医院何以倍受青睐至工作量“爆棚”?在儿科这一更为特殊的领域,白衣天使承受着哪些压力?他们有着怎样的期待与呼吁?为寻找问题的答案,记者走进这里,专访院长黄松明。



备受青睐源于技艺精湛

   从南京珠江路地铁站出来,地铁站外往往停着一溜摩的,都在吆喝着“儿童医院”。医院就在出口不到600米处,价格尽管飚至10元一人次,生意仍然不错。一路上,排队等着进入医院的私家车衔头接尾,抱着或牵着孩子的家长三五一群。8点整走进医院,花坛边、落地窗户边,到处都坐着前来看病的孩子和家长,门诊大厅已是人山人海,挂号大厅更是水泄不通。家长的说话声,孩子的哭闹声,嘈杂的环境让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 当记者向院长黄松明描述了以上场景时,他连说“太正常,每年寒暑假更拥挤”,因为孩子放假,一些非急性病状的检查和治疗也加入就诊大军,南京儿童医院相比当地其他医疗机构,更值得信赖,家长愿意坐火车、坐汽车、乘地铁、转公交等等,受着舟车劳顿之苦。

信赖源于实力。南京儿童医院建立于1953年,1996年即成为卫生部首批三级甲等儿童医院,医院集医疗、科研、教学、康复、保健为一体,专科设置齐全,涵盖儿童医疗各个领域。经过不断的发展和壮大,医院目前是江苏省小儿先天性心脏病诊疗中心、江苏省新生儿疾病诊疗中心,江苏省医疗质量控制中心挂靠单位(新生儿医疗中心、小儿外科),江苏省“畅听行动”人工耳蜗植入定点医院,南京市脑瘫儿童康复技术指导中心。特别是消化内科为国家级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,心胸外科为江苏省“科教兴卫工程”医学重点学科,肾脏科为江苏省“科教兴卫工程”医学创新团队,儿童保健科为江苏省妇幼保健重点学科,心胸外科和心血管内科为南京心血管病临床医学中心。自成立以来,院方已探索出许多世界前沿的先进诊断、诊疗技术,成功开展众多高难度手术,形成独具特色的专科优势。心胸外科每年儿童先心病手术1100余例,成功率98%以上,手术最小年龄为出生后17小时。新生儿医疗中心每年收治危重新生儿5000余例,抢救成功率及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的治疗处于全国先进水平。烧伤整形科为出生仅3小时患儿实施唇腭裂修补术。

荣誉与口碑的背后,有一群技艺精湛的“白衣天使”,南京儿童医院目前拥有博士生导师8人、硕士生导师55人,博士67人,正副教授30名。设有国家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、南京市儿科医学研究所,南京市儿科医学重点实验室,南京心血管病临床医学中心、中华医学会小儿麻醉培训基地、美国儿科学会中国教育基地、全国首批慢性气道病规范化培训示范基地、江苏省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、江苏省儿科医师进修基地、南京医科大学博士研究生培养基地、江苏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、全科医生培养省级示范临床基地、卫计委临床药师培训基地。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与高水平人才队伍相匹配,南京儿童医院在众多专业领域都拥有世界领先的医疗器械。

 

辐射周边 平衡医疗资源

每年南京儿童医院接诊人数的高峰在暑期,经常连连超过8100多人次。“现阶段我国地区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,直接导致‘患儿潮’的形成”,黄松明分析道。因此辐射基层基层医疗单位,帮扶周边地区改善儿童医疗条件,成为近年来院方“挤出时间做”的大事。

近年来,南京儿童医院已与周边多所医院成功建立双向合作关系,与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、南京浦口医院建立合作医疗中心,派遣医生去门诊坐班并且帮助查房和教学,这种合作关系效果显著,浦口医院的儿童门诊从原先的“门可罗雀”变成如今每天几百人次的门诊量,并已成为南京市重点专科。2014年,我院与安徽省滁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建立正式合作关系,成为我院首家跨省的业务指导医院。一年来,我院先后派出70名副主任以上医师赴滁州市儿童医院完成了医疗协作任务,让当地百姓不出家门也可以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。同时医院还鼓励合作单位的医务人员来院进修,不仅不收取进修费用,而且还支付一定的劳务报酬。此举一方面能增加医务人员的“实战经验”,同时也可以部分缓解儿童医院面对患儿潮时的高强度、大压力,用黄院长的话说,这是“双赢”。2014年,根据市政府规划确定南京河西新城医疗中心为儿童医院河西医院,由医院按照“一院两区,一院两制”的模式统一管理,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。目前医院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当中,初步预计将在2015年年底逐步开放,投入使用。建成后的河西儿童医院规模为1100张床位,设计日均门急诊量7000-8000人次。

此外,由于前来南京市儿童医院就诊的患儿中,64%以上来自皖南、皖北、江西、山东等地,因此儿童医院近年来正有计划地加强与南京都市圈城市特别是镇江、马鞍山的医疗合作。

医疗合作的核心思想是“病人不动医生动”。黄松明说:“通过将常见病的诊疗锁定在当地,患儿家属可以节约前往南京就医的交通费、住宿费、时间成本等,大大提高医疗效率,降低就医成本。”

 

多重压力下 甘做“拼命三郎”

“作为院长,我也希望多收病人提高医院整体收入,但是儿童医院的饭不能一家吃,要分散开来。”黄松明说。而“分散”的主要原因在于人手不够。

有调查显示,江苏全省有1700多万名少年儿童,有执业资格的儿科医生不到4000人,过去3年每年新增儿科医生不足200名,这意味着每位儿科医生要“管”近5000名儿童。与此同时,1999年国家高等教育专业停止儿科系招生,国家新型儿科医师培养机制尚未建立,客观上压缩了儿科医师队伍。

人手不足的困境,直接导致儿科看病更难,在南京儿童医院,有着不少到了退休年龄又被医院挽留了下来,继续每周坐诊的医生。

此外,儿科经济效益低、医患矛盾多发,给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带来更大压力。儿科是大门诊、小病房,检查、治疗手段和用药相对少,医生收入也受到影响;儿科属于‘哑科’,小孩通常没有病情主诉,但是儿童变症又非常快,病情一时没有好转或稍出现加重迹象,家长就容易着急上火,爆发冲突。“压力太大”,黄院长痛惜地告诉记者:“每年医院有20多名医护人员离职。”

然而,尽管工作强度大、收入低,同时还必须面临巨大的心理压力,这里的医生大多都无怨无悔地坚守在工作岗位。为了尽可能地服务到所有患者,医院制定的工作时间可谓“严苛”:上午7:30开诊,但在“弹性上班制度”下所有医生都提前到岗;不管是否已到下班时间,只要排队人数超过15人,窗口便不得关闭;部分医生轮流在5点下班之后稍事休息便接着上岗;为节约时间,午餐和晚餐的盒饭甚至直接送到手中;每年寒暑假就诊高峰,医院已形成了取消休假制度的传统。

“我们有几个梯队轮番作战,大家热爱这个职业,当作事业来做,觉得为儿童健康事业做贡献的人功德无量。”说到南京儿童医院的员工时,黄松明院长显得很动情:“我们护士刚来时都只有十八、九岁。几年下来,我不得不见证高强度的工作对她们健康肤色的剥夺。抑郁、烦躁、失眠,他们在救治别人的同时,自己却面临健康问题的困扰。但是当医患发生冲突时,我并没有看到患者的理解。医院这张健康名片,太心酸。”

 

1.jpg


   如今,黄松明一边参与医院管理,一边也战斗在医疗一线,同时,还抽出时间学习管理知识,带几个博士搞研究,于是他留给妻儿和父母的时间少之又少。在他心里,“让政府放心、让群众满意、让职工自豪”就是终极奋斗目标,“如何让我们的员工优雅地生活,有空闲时间放松、陪伴家人?”他反问自己的同时,也在向当前医疗环境发问。正如他所说,其实医护人员一脚踩在医院,另一脚在法院,我们都希望医患纠纷发生时,患者在法律的框架下理性维权,对各种行式的伤医事件“零容忍”,这才是法治社会对“白衣天使”应有的尊重。